厚岸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厚岸资讯>财经>股东供应商用户一个不拉,ofo欠的40多亿元该怎么还?

股东供应商用户一个不拉,ofo欠的40多亿元该怎么还?

时间:2019-11-23 13:54:38        阅读量:4947

       

照片来源@ vision china

正文|锌秤,作者|陈邓鑫

像流星一样坠落并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黄色ofo汽车,近日因其已经还清欠款的消息而重新引起人们的关注——日前,有报道称ofo每月已经赚了数百万元,并已经还清了蚂蚁金融服务的欠款。

"这篇文章包含许多不真实的信息."Ofo于2019年10月14日正式回应,“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尝试解决存款等历史问题,并继续尽可能满足用户的骑行需求。"

10月15日,在与蚂蚁金服核对锌价后,答案是:蚂蚁金服始终坚持“以用户和公众利益为重”的原则,支持ofo健康可持续发展,支持ofo和股东的合理诉求,积极推动问题的解决。

然而,无论ofo是否真的还清了蚂蚁金融服务的欠款,ofo仍有巨额未偿债务是不争的事实——根据锌的规模统计,即使不计入蚂蚁金融服务,从股东到供应商到下游产业链和用户,粗略估计目前ofo仍有31.5亿至47.5亿元的未偿债务。

没有人知道仍在挣扎的大卫将如何偿还这些巨额债务。

外债粗略估算表(数据统计:锌价)

在过去的两年里,阿里是奥福最大的债权人,ofo创始人大卫曾两次用该公司的自行车作为抵押,以换取总计17.7亿元的贷款。

第一笔质押发生在2018年2月5日,向上海云信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云信”)质押444.8万辆黄色小车,债务5亿元。然而,云信的合资企业100%归蚂蚁金融公司所有,这相当于从蚂蚁金融公司借钱。

第二次承诺发生在2018年2月12日。抵押品是浮动数量的共享自行车。抵押权人为浙江天猫科技有限公司,债权金额为12.66亿元。

Ofo上述两项动产质押交易均由“上海超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戴伟。

当时,在2017年的精彩表演后,奥福的命运变得更加糟糕。一些媒体报道说,ofo账户中的可用资金不足6亿元。根据ofo每月的员工工资、4亿至5亿元的运营和维护费用以及存款的持续流出,ofo的现金只能维持一个月。

与此同时,杜威、阿里巴巴和滴滴推出了一个激烈的游戏:杜威想领先,阿里巴巴想收购更多股权,滴滴想把ofo变成一个业务部门。游戏的结果是融资过程并不顺利。任何融资计划都需要董事会签署和批准。双方都不能不签字就开始融资。更难统一各方的意见。

在关键时刻,阿里巴巴挺身而出,提供资金帮助,绕过了贷款形式的限制:贷款只需获得大多数董事会的批准。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并没有一次性将上述贷款借给奥福,而是同意每月分批给奥福1亿至2亿元,以帮助ofo解决运营困难。为了向阿里借钱,奥福还抵押了当时几乎所有的自行车。

此外,蚂蚁金服对ofo的5亿元贷款期限仅为半年。正常情况下,ofo应在2018年前付清蚂蚁金服的欠款。从天猫借入的另外12.66亿元为两年期,到期日为2020年1月。

到目前为止,5亿元蚂蚁金服已经还清了吗?根据奥福和蚂蚁金服的说法,这5亿元没有在很大程度上返还,否则就不会这么模糊。此外,ofo也应该没有钱偿还,毕竟,根据ofo的说法,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解决存款问题——事实上,许多网民评论说,他们的存款还没有被退还。在哪里可以买到蚂蚁金服来还钱?

此外,即使蚂蚁金服的5亿元已经偿还,或者以另一种方式——例如2018年3月,最后一轮ofo,即E2–1轮8.66亿美元的股权和债权平行融资,包括蚂蚁金服的5亿债权,但天猫的12.66亿元仍然没有着落。

问题是市场上黄色汽车越来越少,它们作为抵押品的价值也越来越小。到明年1月,12.66亿元将如何偿还给阿里?

除股东外,ofo还欠上游自行车制造商、物流公司和配件公司超过3亿元人民币。

奥福的失败首先是由自行车制造商承担的。尽管过去庞大的采购计划失败,但OFO也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富士达、上海凤凰和天津飞鸽为ofo提供自行车共享,但最终因债务问题与ofo发生了冲突。

从锌价调查结果来看,天津富士达是欠款最多的一家,欠款总额为2.498亿元。

2017年4月,奥福和藤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每年向奥福提供1000万辆自行车,并共同建立全球共享自行车研发中心。当时,藤田董事长辛建生展望未来:“2016年生产了1200万辆自行车,2017年与ofo合作后,预计将超过2000万辆。”

梦想很快破灭了,藤田在法庭上起诉了ofo,但已经来不及收回欠款。今年6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项判决显示,尽管诉讼胜诉,藤田只得到“ofo没有房地产和土地使用权,没有外资,没有车辆,虽然已经开立了银行账户,但已经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者账户没有余额”。

其次,天津飞鸽。

2017年2月,ofo与天津飞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计划,天津飞鸽每年将向ofo提供500万辆共享自行车,是当时飞鸽年产量的5倍。因此,必须增加三条新生产线才能满负荷运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ofo流动性危机初期,天津格非立即向法院申请冻结前者价值8082万元的财产,理由是东厦大通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显然也无法偿还。

与藤田和天津飞鸽相比,上海凤凰运气更好。

2017年5月,ofo与上海凤凰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每年向ofo提供不少于500万辆共享自行车。由于这种合作,上海凤凰2017年的营业收入达到14.28亿元,同比增长126.63%,而由于ofo,2018年的营业收入下降到7.62亿元,同比下降46.68%。

今年4月,黄啸还清了上海凤凰欠下的3000多万元,上海凤凰仍欠下3617.29万元。然而,上海凤凰在2019年年中的报告中报告了3617.29万元的坏账,并且对偿还后续债务没有信心。

此外,奥福分别欠白石物流、邦德物流、云鸟物流和嘉里物流四家物流公司1400多万元、不到1000万元、1.1亿元和811.9万元。欠吴彤控股、华远通信和李超电气的金额分别为807.82万元、603.3万元和2799.3万元。

然而,在很大程度上,无论这些供应商如何“讨债”,他们可能都不会回来。

目前,ofo就此次调查提起的诉讼有561起,涉及冻结股权、判决文件、庭审、不诚实执行、被执行人信息等。此外,ofo没有可以执行的资产。

Ofo更出名的是欠用户的钱,而不是欠股东和供应商的钱。

在ofo遇到财务困难后,排队退还押金的用户数量仍然很高。目前,排队等候的人数超过1600万,平均每天退还的存款约为3500笔。按每人99元或199元的存款计算,退还的存款金额为15.84亿元至31.84亿元。

假设退款率保持不变,最长的用户必须等待12年以上。

在新浪黑猫平台上,46,000起与微博相关的投诉集中在未能退还押金和联系客服上。许多投诉者透露:“越来越无望了。”

然而,退款率是可变的。一名前ofo员工告诉锌秤:“ofo市场正在萎缩,收入正在下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例如,2019年6月5日,广州共享自行车的招标结果显示,美团自行车、哈啰自行车、青菊自行车中标,ofo将退出广州。此外,自行车共享行业尚未找到自救的方法。篮子、橘子、莫比克和哈罗相继提高了收费标准,作为提高其生存能力的最重要手段。

固执的戴卫不想自救。ofo最近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地推出了一款毛绒模型。这种模式不设置实心桩,用户需要找到自己的停车位。最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用户多次不在合理的区域停车,将被罚款20元。

这种模式,许多用户认为是在欺骗用户。吃起来真难看。然而,据王诜报道,在广州上线后的两周内,有桩活动车辆的桩率从不到50%上升了近25%,处罚率从之前的20%下降了一半。

显然,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鲜血液进入的情况下,光靠堆模型翻身的可能性很小,这只是奥福和大卫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更不用说偿还数十亿的巨额债务了。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彩客网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贵州快3 500万彩票网 快三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pptxfile.com 厚岸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