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岸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厚岸资讯>国际>杨光斌:民主不是西方领先于世界的秘笈

杨光斌:民主不是西方领先于世界的秘笈

时间:2019-11-22 09:48:59        阅读量:4823

       

2016年美国大选出现的“特朗普奇迹”和社会主义“桑德斯旋风”只是民主的表面问题。它们是底层民众反对美国政治制度的象征性抗议,最终不会改变任何事情。说真的,美国体系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寡头体系,肆意牺牲公民的生命权。这就是奥兰多酒吧大屠杀和达拉斯白人警察狙击战争发生的原因。

在英国,被认为是最理性的选民发起了“英国退出欧盟公投”,这是一次老一代牺牲年轻一代利益的公投。用时髦的话说,这是一个“代际正义”的问题。结果,400万人对此感到遗憾,并要求举行一次新的全民公决,把全民公决当成一个笑话。连接亚洲和欧洲的土耳其被认为是伊斯兰文明中最成功的代议制民主国家,世俗士兵和伊斯兰政权之间发生了军事政变——血腥政治。

为什么民主世界如此不可预测?这需要对民主的本质有新的理解。世界政治历史多次表明,政治理论中的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政治实践中的灾难。

冷战期间,两个阵营都为民主制造了太多的光环和使命,这使得民主难以忍受。许多国家遭受“民主”之苦,许多国家以“民主”的名义不公正。事实上,西方国家的良好发展和治理绝对不能归结于一揽子选举民主,而是一系列综合因素,如法治、民主、市场经济、分权、官僚主义、企业家精神、殖民掠夺和占主导地位的国际体系。

民主不仅是西方国家领导世界的秘密,也给今天的西方国家带来许多困难。例如,美国分散且相互包容的权力结构使美国政府体系成为“否决权型政府体系”。很难形成国家权力和实施有效的国内治理。更不用说团结大多数人做“好事”甚至“坏事”的意愿是困难的。例如,很难在枪支管制问题上形成大多数意愿。因此,每年有30 000多人被允许死于枪支扩散,这比国际恐怖组织造成的损害严重得多(10 000多人死于恐怖组织)。今天的西方治理问题,加上印度-墨西哥等“自由民主”大国的无效治理,恰恰是“反事实法”的经典案例。民主和治理之间的关系不是传说中的线性正相关。

根源在于民主的本质。民主的本质和政治冲突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必须探索民主本身的内在问题,即本体论性质的问题,其关键是如何理解“人”。“人”是关于“我们”而不是“敌人”的同质概念。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即使在同质的“人民”内部,也有不同的具有不同利益的统治阶级和被控制阶级,而且统治阶级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利益冲突。特别是对于多民族国家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人民”已经包括不同的民族和宗教群体以及贫富对立的阶级。南美等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民主政治最终陷入民粹主义政治。大多数人的意愿和利益都实现了。结果,企业家们用脚投票,国内经济出现了问题。

在中东,多数暴政以教派的形式表现出来,导致赤裸裸的暴力。乌克兰的“民主”发生在东西两个民族之间,导致了国家的分裂。相比较而言,“同质人民”之间的矛盾是一个技术问题,如如何分配利益,这可以归类为“人民内部的矛盾”,而“异质人民”则是在谈论政府的国家制度问题,这是最根本的问题,如国家的建立和谁来统治它。这就是许多国家分裂的原因。“异类”的出现意味着政治,也称为“民主”,本质上是一个相互对立的体系。因此,在民主问题上,我们不能停留在西方教科书中,而应该向世界敞开我们的眼界。

像君主政体和贵族政体一样,打着“人民”旗号的民主也有其固有的问题。它绝不能满足于似乎是“人”的规则。如果西方的治理是好的,那绝对不是因为熊彼特-萨托利-达尔(Schumpeter-Satolli-Dahl)等人所展示的“选举民主”,而是因为亚里士多德总结出的最好的政府形式,即混合政府,它当然包括法治,而法治甚至是第一位的,因为没有法治,任何政府实际上都是一样的,民主永远不会比其他制度更好。在现代政治中,“异类”的政治事实是古代没有面临的问题,这是对民主的最大挑战。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6年8月29日的《北京日报》上。最初的标题是“民主的本质与政治冲突相关联”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杨光斌

制片人:刘丽芝

编辑:袁昕

流程编辑:吴越

湖北快三投注 上海11选5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热新闻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pptxfile.com 厚岸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